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鸚鵡風雲

 

「你又進步了,阿遙。」天河說。

 

阿遙停下來,輕輕搖動他的頭髮。

「是嗎?我倒覺得最後一個彎角的速度我跑得不太好。」阿遙說。

「還是再來一次吧。」阿遙說。

「是嗎?不過今次已是今天的最後一次了。」天河說。

「為什麼?」阿遙有一點不明白。

「那麼今天是多少號?」天河問。

「今天……」阿遙想不出來。

「唉……你真是……今天是24日,1224日。」天河說。

 

2……24日……?」阿遙有如被一個絕望的蚊紗蓋著,呆了下來。

「怎麼了?你沒事吧……阿遙?」天河急忙地追問呆了下來的阿遙。

「沒……沒什麼……」阿遙說。

「你不是說要與對你最重要的人吃飯才請了半天假,為什麼剛才聽了今天是24日便像被鬼壓一樣呆了下來?」天河問。

「不……高興……當然高興,那我先走了。」阿遙說。

 

阿遙更了衣,但沒有回家,仍在街上走著。

「唉……討厭的日子……為什麼轉眼便來了……」阿遙說。

阿遙看了好幾個裝飾得美輪美奐的櫥窗,但開步而去。

 

「今年究竟買什麼才對?」阿遙想。

「雖然別人說送禮在乎心意,所謂『千里鵝毛』,但我想如果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也只是送一份普通的禮物,那又如何表達我的心意?」

「何況如果我真的送一條鵝毛給阿留,恐怕我活不到下一個生辰了。」

「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阿遙想。

 

以下是阿遙的回憶。

前年的1224

「阿留,聖誕快樂!這是送給你的。」阿遙高興地說。

阿留一手接了阿遙的禮物,並說了一聲謝謝。

「打開來看看吧,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挑選的。」阿遙說。

「真的?」阿留問,並打開了盒子。

「很美麗的手鐲!」阿留連忙說。

「你喜歡便好了,其實這是情侶手鐲,你看,我也有一只。」阿遙說。

「你的是紅色的,而我的是藍色的,真的不錯,你很細心。」阿留說。

「那堙K…」阿遙有點不好意思。

但還不足三天……

阿遙不小心弄斷了他的手鐲。

後來阿留知道了,覺得沒意思,所以她也脫下了她的手鐲。

這是阿遙的一個失敗經歷……

 

 

去年的1224

「阿留,聖誕快樂!」阿遙正搬動著一件很大的聖誕禮物給阿留。

「送……送給你的」阿遙有一點兒喘氣。

「這是我的禮物?為什麼這麼大的?」阿留問。

「這份禮物你一定會喜歡的。」阿遙說。

 

阿留拆開了它。

只見眼前一只體積巨大的純白色的貓咪玩偶。

「很……很可愛。」阿留十分高興。

「你喜歡便好了,這樣我也十分高興。」阿遙說。

 

但,只是過了不足三天……

阿遙剛剛起床。

「為什麼這樣早便打掃?」阿遙看到阿留突然努力地打掃便問她。

阿留只是望了阿遙一眼,不發一語。

阿遙看阿留沒有回答,也不加追問,自己繼續走著。

她一面走,一面感到腳下有什麼似的。

她一看,便看到有很多白色的毛。

「又在搞什麼玩意?」阿遙問。

「等一等,這些毛看來十分熟識……」阿遙說。

「糟了……」阿遙心中有了答案,她立刻把阿留的吸塵機奪過來。

「這些粗重功夫還是讓我來做吧……」阿遙說。

最後那只體積巨大的純白色的貓咪玩偶再也沒有在阿遙和阿留的家中出現。

 

 

回到今天的24

「真傷腦筋。」阿遙自言自語。

這時,阿遙經過一間寵物店。

他想也不想便走了進去。

貓、狗、金魚等盡收在阿遙的眼簾。

「看來送一只寵物給阿留看來也不錯。」阿遙說。

「先生想要些什麼寵物呢?」店員問。

「我是想送給太太的,看來貴店的貓也不錯,不過好像太多品種了。」阿遙說。

「本店的貓咪的確很可愛,不過,如果你如果你選不到的話,本店也可以給你其他選擇。」店員說。

「真的?」阿遙問。

「請先生跟我到這邊來。」 店員說。

「是鸚鵡?沒有什麼特別。」阿遙失望地說。

「你看看再說吧。」店員說。

「聖誕快樂。」店員對鸚鵡說。

「聖誕快樂。」鸚鵡說。

「你很美麗。」店員說。

「你很美麗。」鸚鵡重覆。

「我愛你。」店員說。

「我愛你。」鸚鵡重覆。

無論店員說什麼,那鸚鵡也乖巧地重覆。

「很有趣!不過讓我試試吧。」阿遙說。

「阿留,我是你的聖誕禮物,請多多指教。」阿遙對鸚鵡說。

「阿留,我是你的聖誕禮物,請多多指教。」鸚鵡說。

「很棒!這麼長的句子也能記住,我決定買下它了。」阿遙說。

 

阿遙高興地帶著鸚鵡回家。

在回家前,阿遙對鸚鵡說:「聽著你記著我的說話。」

「阿留,我是你的聖誕禮物,請多多指教。」阿遙說。

「阿留,我是你的聖誕禮物,請多多指教。」鸚鵡說。

Merry Christmas!」阿遙說。

Merry Christmas!」鸚鵡說。

「我愛你!」阿遙說。

「我愛你!」鸚鵡說。

鸚鵡一一重覆了,阿遙也放心地回家。

 

「為什麼這麼遲?你不是已經請了半天假?」阿留問阿遙。

阿留只見一只鸚鵡站在阿遙的肩上。

「牠是……」阿留問。

「阿留,我是你的聖誕禮物,請多多指教。」鸚鵡說。

「很可愛!」阿留十分高興。

阿遙動了肩一下。

那鸚鵡不發一語。

阿遙望箸那鸚鵡,低聲說:「繼續說,快些說。」

那鸚鵡呆了一下,並說:「醜八怪,醜八怪。」

「什麼?」阿留聽了後很不滿。

「不,不,阿留,不是這個意思。」阿遙急忙地說。

「不是這一句,快說!」阿遙緊張地對那鸚鵡說。

那鸚鵡又呆了一下。

「八婆,八婆。」鸚鵡說。

阿遙也呆了一會。

 

這下可真的氣怒了阿留。

「枉我一早煮了你的飯,等你回來,你竟在外面教鸚鵡,並帶回來罵我?」阿留大聲地說。

阿留一轉身,便走出來門口。

「阿留……!」

「這下真的給你氣死了。」阿遙氣憤地說。 

「聖誕快樂,聖誕快樂。」鸚鵡說。

「你現在說又有什麼用?」阿遙問。

阿遙跑了出去追阿留,但找了很久也不見她。

 

「她一定還在發惱,看來我還是快點買另一份禮物來哄哄她。」阿遙自言自語。

「買禮物,買禮物。」那鸚鵡說。

「唉……不要再說了。」阿遙無奈地說。

 

走了不久,阿遙看見了一間精品店,櫥窗堜騊菑@個貝殼造的風鈴。

「是風鈴……」

阿遙突然突然靈機一觸。「對了,阿留很喜歡游水的。如果貝殼代表海,而我常常像風陪伴著海……那不是代表了我和阿留?嘻嘻……看來這禮物很有意思。」

阿遙想也不想便買下了那店的最後一個的貝殼風鈴。 

 

一走出了店,阿遙便看到了一個小女孩,那小女孩目不轉睛地望著阿遙。

阿遙覺得很奇怪,所以也停下來望著她。

「哥哥,要買火柴嗎?」那女孩問。

「賣火柴的女孩?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阿遙心想。

「求求你買一些吧。」那小孩懇求著阿遙。

「這……」阿遙猶豫了一會。

 

「阿遙在搞什麼鬼?這麼久也不追出來。我又怎會如此小器呢,只是和她開玩笑……」阿留自言自語地說,並在找阿遙。

阿留看見阿遙與一個小女孩在一起,便躲在樹後,看這次阿遙又在搞什麼鬼。

 

阿遙實在敵不過那小女孩的懇求。「好吧,我全部買下吧。」

那小女孩終於解開了休愁,並說:「謝謝。」

「不用客氣……」阿遙說。

那女子問:「店內的那個風鈴是你買了嗎?」

「是的。」阿遙說。

「對了,阿留很喜歡游水的。如果貝殼代表海,而我常常像風陪伴著海……那不是代表了我和阿留?嘻嘻……看來這禮物很有意思。」鸚鵡說。

「你在說什麼?這是不是你,我可不用淪落到這個地步!」阿遙對那鸚鵡說。

那女孩在偷笑著。

「那我先走了。再見。」阿遙向那女孩告別,面上帶著一點通紅。

 

「等一等,這位大哥哥……」那女孩留著阿遙。

「還有什麼事嗎?」阿遙連忙轉身望向她。

「我……其實……」那女孩吞吞吐吐地說。

「有事不妨直說吧。」阿遙說。

阿遙只見那女孩的視線沒有離開阿遙的那份禮物,又想起那女孩問及風鈴的事。

「你很喜歡這個風鈴嗎?」阿遙問。

那女孩沒有正面回答阿遙,只是點一點頭。

「但這個風鈴……­」阿遙也有一點猶豫。

阿遙看了那個裝風鈴的盒子一下,又再看了那女孩一下。

「算了吧,這個風鈴就送給你吧。」阿遙說。

「但是,大哥哥,這……」

「我覺得你更需要它。就你收下吧。」阿遙說。

那女孩仍然有一點猶豫,不敢直接望著阿遙。

 

「我覺得你更需要它。就你收下吧。」鸚鵡說。

「連牠也這樣說,不用不好意思,就收下吧。」阿遙說。

那女孩終於肯抬起頭,以充滿感謝的水汪汪的眼珠望著阿遙。

「謝謝,謝謝大哥哥,我想擁有這個風鈴很久了。大哥哥的為人真好!」

「那堙K…」阿遙這時又有一點兒面紅。

「你也應早點回去,不要常常待在街上。」阿遙說。

「知道了,謝謝你,大哥哥,再見!」那女孩一面高興地跑回家,一面向阿遙道別。

 

「終於走了……阿留的聖誕禮物……」阿遙無奈地嘆氣。

 

「阿遙!」阿留大叫。

阿遙轉身看。「是阿留?」

「真是對不起……我……­」阿遙說。

阿留用手掩著阿遙的口。

「不用說,我什麼也知道,什麼也明白。」阿留說。

「真的?」阿遙高興地問。

「那麼,我便送這些火柴給你吧,它們應該足夠燃點起你的心!」阿遙說。

「你少來這一套……不過你一定要請我吃西餐作補償。」阿留說。

「遵命!」阿遙說。

「不過真的看不出你原來你是這麼有愛心的……」阿留說。

「是嗎?我一向對任何人也是這麼有愛心的!」阿遙說。

「有愛心!有愛心!」鸚鵡說。

阿留一面走一面倚著阿遙,說:「那就好了……」

 

<>